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          舍得酒業突然“戴帽”天洋快還錢

            突如其來“帶帽”ST讓本不寧靜的舍得酒業再度站上風口浪尖。導致公司此次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并停牌一天的“導火索”有兩件事,控股股東天洋集團承諾于9月19日歸還4.75億元違規占用本息事項“爽約”;舍得財務負責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,于9月17日被射洪警方采取強制措施。

            金融投資報記者梳理發現,對于舍得起訴天洋并敦促盡快還款,或不易短期內實現;而公司被ST對市值的影響,或許沒有很多股民擔憂的那么糟糕。

            負面消息不斷 舍得高管相繼被“露臉”

            9月17日晚間,舍得酒業發布公告,公司于9月17日接到射洪市公安機關通知,公司財務負責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于2020年9月17日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。

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李富全現年48歲,工商管理碩士(EMBA)、高級會計師、高級咨詢師。自2005年起即任舍得酒業財務負責人,2009年任公司副總經理。從資歷上看,李富全與現任公司董監高班子相比,是名副其實的“老資格”。就在公告被采取強制措施前一周,李富全還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舍得產地射洪的宣傳視頻。

            此前公司公告稱,李富全與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、董秘李強因違反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》的相關規定被四川證監局采取出具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;直接控股股東舍得集團、實控人周政也收到中國證監會下發的《調查通知書》。

            與管理層身處水深火熱中相對比,舍得酒業在營銷層面卻顯得井然有序:布置濟南“秋糖”,各線積極備戰雙節銷售旺季,以及籌備下周超高端戰略新品“舍不得”的新品上市……業內人士稱,“亂”與“不亂”之間,暴露出天洋入主后兩套班子融合的陣痛。

            一場跨界收購 引來四年來高速擴張

            2016年6月30日,天洋控股通過高杠桿溢價88%的收購,結束了沱牌舍得輾轉十余年的混改之路,天洋正式入主。彼時,沱牌舍得在行業調整周期影響下,營收連年下滑,此次并購被稱為白酒行業混改標桿,引起各界廣泛關注。

            “那邊坐的是天洋的人,從北京來的,我們的人在這邊。”一位舍得酒業員工曾在年度股東大會上對金融投資報記者如是表述。天洋在入主舍得后,將營銷總部設在了北京,兩地團隊在融合過程中仍存在一種微妙的嫌隙,或是風格上、或是戰略上、或是企業文化上、亦或是價值觀上。

            天洋入主后四年間,舍得酒業得到切實擴張和發展,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“文化國酒”、“老酒戰略”、“智慧講堂”……作為一個跨界控股集團,天洋對旗下唯一消費品的戰略導向多被業內認可,其大力進行品牌擴張和營銷活動,使舍得酒業的品牌價值和影響力重煥,業績上也體現得很透徹。2016至2019年四年間,分別實現營收14.62億元、16.38億元、22.12億元、26.5億元,年均復合增速21.87%;歸母凈利潤0.8億元、1.44億元、3.42億元、5.08億元,年均復合增速85.18%。

            也有行業人士質疑,天洋如此費心做大舍得品牌價值,是為了尋求合適時機拋盤。以其2016年收購時23.51元/股的競價計算,截至停牌前舍得34.49元收盤價,增長47%;2018年初公司股價峰值51.37元/股,較收購價增長119%。天洋與舍得之間是否真能同心同德,實現天洋所稱的“共同富裕”,還有待時間的檢驗。

            “借錢”搞房產 天洋集團陷財務泥潭

            9月20日晚間,舍得酒業公告稱,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未在承諾期限即2020年9月19日前歸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本金4.4億元,資金占用利息3486萬元,合計4.75億元。與此同時,9月16日公告還顯示,因欠建行廊坊分行約12.89億元貸款不還,天洋控股已被建行廊坊分行告上法庭。

          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          搜索更多: 舍得酒業






          欧洲亚洲色视频综合在线,三级片电影网站,色三级床上片大片完整版